2014.10.10

David Toop 《聲之海-空靈話語、氛圍之音與太虛幻境》序言

[聽音樂] , [閱讀]

* 10/17日,David Toop 將於北藝作一場講座與演出,隔日Yannick Dauby 於失聲祭演出,10/19日,兩人則將在立方計劃空間對談。
說起 David Toop ,想起一件往事。大約是1999年時,我幫出版社打工,翻譯了Ocean of Sound 這本書的序言,出版社以此來作是否要出版的參考。後來這本書沒作中譯。想來是我的譯筆不佳 :P
十多年後,這本書的作者要來台灣,重新翻出這份塵封多年的譯稿,給各位朋友們參考。

....繼續閱讀全文
閱讀 | 由 jeph 發表於 20:41
2012.04.26

從Deetron、Gui Boratto來台表演的一些聯想

[聽音樂]

喜歡電音的樂迷最近應該覺得有些應接不暇,除了本地prodcution接連舉辦精彩的party,受邀來台表演的DJ、樂手也越來越多。不止活動數量增加,質也有見增長。我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或許是在台灣幾個年輕prodcution這幾年的努力之下,樂迷人數、知識、品味與能量已累積到足以撐起這些現場表演、舞會。

近二個月的電音活動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4/27日在the Wall 的Deetron5/19在Neo Studio的Gui Boratto。他們兩位都非所謂百大DJ、非老面孔、非老哏,也非來自英國、德國、荷蘭等電音大國。

Deetron是來自瑞士首都伯恩的老鳥DJ兼製作人,1993年就開始登台打碟,從他的音樂可明顯聽出早期芝加哥House和底特律 Techno的影響,卻又有歐陸電音的那種乾淨。

另一位是來自巴西首都聖保羅的電音製作人Gui Boratto,根據一些訪談,影響他最深的是80年代的英國搖滾樂,難怪我認識的幾位搖滾樂迷朋友都對Gui Borrato讚不絕口。

我最早認識Gui Boratto是因為有陣子很迷Kompakt這個德國Techno廠牌,當時沒注意到他來自巴西,反倒以為是事事要求精準,有聲音潔癖的德國人。

關於Gui Boratto的影響,隨便舉兩個例子

上面這首Besides很像The Cure的Picture of You

這首Azzurra,幾個音色令人聯想到電音宗師團Kraftwerk,

比較看看Kraftwerk的 Computer Love

我想說的是多重脈絡的影響與流動。各類型音樂,包括電音舞曲,發展到現在已經很難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新鮮事,在這個網路時代裡,DJ、製作人甚至樂迷,大家聽過的、能接觸到的音樂,都是有史以來的多而廣,而且是無地域限制的。

就像遠在瑞士的Deetron深受芝加哥浩室、底特律Techno影響,處於南半球的Gui Boratto會作出有如英國搖滾、德國電音的作品。

但我的意思也不是「地球是平的」,Deetron有他自己歐陸的氣味,Gui Boratto音樂中的溫暖或許來自他成長的巴西。

幾年前去過一趟聖保羅,當時正碰這個城市封街辦馬拉松,我聽到遠方傳來陣陣重低音節奏,原來是馬拉松的終點站正播放著Trance、Techno等等電音激勵參賽民眾。我心想,雖然放的都是歐洲夜店很容易聽到的電音舞曲,但歐洲未必會用這麼大的音量在城市馬拉松賽裡播放吧?

電音是全球化的音樂,但它如何被使用、被感受,還是有差異的。

現場, 電音 | 由 jeph 發表於 22:58 | 引用 (0)
2011.03. 6

3/18-我在JR Cafe 2 一夜DJ

[聽音樂]

jeph_dj.jpg從來沒想過有機會在凌威開的店裡DJ,各位有空歡迎來聽我放音樂。
(photo by Kovis @PP9)



JR Cafe 2 週五夜「私房音樂會客廳」
時間:3月18日 22:00-1:00
地點: JR Cafe 2 (台北市松江路33號1樓 捷運忠孝新生站四號出口往松江路方向步行約8分鐘)

JR Cafe 2從3月11日起,每週五晚上開闢「私房音樂會客廳」,

3月11日第一場: DJ @llen
3月18日第二場: 在下
3月25日第三場: 雷光夏

回想起來,網路DJ不算在內,我的現場DJ 履歷是有一些,曲指可數但歷史悠久。

1990年 「小茶僮」 泡沫紅茶店:
大三時候,輔仁大學旁的514巷有一家小茶僮紅茶店,地下室佈置成舞場,我在這裡開始平生首次DJ,作了大約一學期吧。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小茶僮的音樂總監是James,也就是當今著名的電音DJ J-Six,他在小茶僮教我作對拍。如今 J-Six也是JR Cafe的活動企劃。人生很奇妙。

2008年12月「Punch Party 9
第二回公開DJ 是台灣部落客盛會 Punch Party的第九場,辦在The Wall ,餘興節目裡榮幸與小樹同台,兩人名號曰:
假技客格子花襯衫冷翻天之電音搖滾一起放 feat. DJ Jeph
偽知青低腰牛仔褲亂扭臀之騷味春光全都洩 feat. DJ 小樹
放到中間大家跳起舞來,老實說,把我嚇壞了,怕曲子接不好真把場子搞冷掉,好在眾blogger十分賞臉。

2010年1月,2月 台北當代藝術中心(TCAC) 預覽與開幕
純好玩的兩次DJ經驗,想到什麼放什麼,用的音響是我的筆電加MX5021 ,這種陽春器材現場居然也開舞,沒心理準備,同樣頭皮緊繃,還有藝術家跑來點歌。倒是第二場開幕那天有點失敗,大家都跑到門口抽煙去了。


講回到3月18日的場子:
凌威的樂吧以音樂品質出名,雖只是一晚DJ,還是有點緊張。JR Cafe 2 以Reggae、Dub、Downbeat為主題,我當天放的音樂也以這類氣氛為主,絕非舞場,也不會像PP9那樣用Einstürzende Neubauten 嚇唬各位,哈。

當晚同時舉辦「憂鬱馬戲團七週年春酒聚」,歡迎團員團友都過來聚聚 ;)


以下是JR Cafe 2與「私房壓箱寶」系列活動介紹

29年以來捍衛搖滾樂的 ROXY 系列Rock House/ Pub,現在於松江路新開了一家結合都會生活與音樂人文濃郁的JR Cafe 2。

Jr.Cafe 2 是個很舒適的咖啡店。白天是街坊鄰居與上班族喜歡的咖啡飲食店,入夜後,就空空的。我們希望不浪費了好場地。晚上21時起,由DJ ZO,跟DJ MIKO,以Reggae、Dub、Downbeat 類型音樂為主軸分享。

週五、六, JR CAFE 2 邀請 DJ 或是音樂圈好友一起舉辦一系列的「私房音樂會客廳」小活動。
很多音樂工作者,在工作需要與私下的興趣或私藏,常常是矛盾的。畢竟,工作的場合,現實上是不方便,不允許太隨性的。尤其是 DJ 工作,很多私下欣賞喜歡的壓箱寶,很少有機會真的在 DJ 時間中分享給朋友或粉絲。

歡迎同好好友們熱情參加,一起分享「私藏壓箱寶」。

台北音樂場景, 樂吧, 活動 | 由 jeph 發表於 22:15 | 引用 (0)
2010.12. 9

地下獨立樂團

[關鍵字]

indieband.gif

(原文登載於《今藝術》2010年十一月號,Artickle別冊)

文/羅悅全; 圖/何季澄(《今藝術》提供)

在《海角七號》創下國片賣座紀錄後,台灣接連出現兩部以樂團為主題的電影:《一席之地》、《混混天團》。電視偶像劇也相當熱鬧:《終極一家》、《紫玫瑰》、《死了都要愛》同樣以樂團為主題,「搞樂團」似乎是情愛之外,編劇作家對台灣年輕人理想主義最浪漫的想像。實際生活中,每年都有海洋音樂祭、春天吶喊等萬人參與的大型戶外表演。在台北,除了The Wall 、河岸留言、Legacy、...等等有樂團表演的live house。每到週末,走到西門町、台北當代藝術館門口、天母商圈、龍山寺地下道,路上就有機會看到樂團表演。樂團的音樂風格各有不同,一致之處是他們大都採取傳統搖滾四件式(套鼓、貝斯、吉他、主唱)或五件式(加上鍵盤)的編制,團員各司其職,更重要的,是這些樂團唱的都是自已寫的歌。「搞團得唱創作歌曲」如今已如吃飯就得配菜一般天生自然,我們幾乎都忘記了如此簡單的條件是走過什麼樣的路演變來的。

我們或許還記得1976年李雙澤在淡江文理學院「西洋民謠演唱會」喊出「唱自己的歌」與之後的民歌運動,但不提我們都忘了,「樂團」在 80年代的台灣還不叫作「樂團」,而是名為「合唱團」,例如「丘丘合唱團」、「幻眼合唱團」。那時候的流行音樂,只有拿麥克風才算數,演奏樂器不被當一回事。

不提我們都忘了,台灣搖滾樂團先驅之一的「紅螞蟻合唱團」80年代初於台視的「大學城全國大專創作歌謠比賽」一路過關斬將,最後卻因為被眼尖的評審發現鼓手「沒開口唱」而遭淘汰。
不提我們都忘了,即便到了90年代初,台灣樂團在現場要唱創作歌曲得冒著被噓的風險。因為容許樂團的場合僅限於少數幾家「西餐廳」,觀眾進入搖滾樂團駐唱的餐廳裡,期待台上是老鷹、山塔那、槍與玫瑰、...等等美國樂團的分身,期待樂團在喝酒用餐時提供虛擬的美國氛圍,觀眾潛意識裡拒絕樂團用自創歌曲把他們帶回台灣現實。

台灣現實是,戒嚴意識壓抑了「唱自己的歌」口號中隱含的台灣本土意識、反抗意識,藉著民歌運動出線的歌手、詞曲作者雖然建立了新的流行音樂體系,但不滿現狀的年輕人仍無法在當時的流行歌曲找到渲洩的出口,只能繼續從西洋搖滾樂團裡探尋。

直到80年代末解嚴後,「本土」與「反抗」才重新被提起。1987年成立的水晶唱片是一串事情的開始,他們發行了《搖滾客》雜誌,引介了幾個新鮮名詞和概念:「地下」、「獨立」、「另類」、「非主流」。這幾個後來常放在「樂團」二字前面的詞,都包含了對台灣流行音樂與環境的不滿與對抗的成份。其中「地下樂團」這個詞的出現頻率,比其他排列組合都要來得高,用來指涉開始試圖在現場中演唱創作歌曲的搖滾樂團。例如於1988年發表首張專輯,被稱為「台灣第一組地下樂團」的Double X;「友善的狗」唱片於1994年有計劃地發行了一系列台灣重金屬、龐客樂團的首張專輯,包括刺客、骨肉皮、濁水溪公社、...等,這個系列叫作《台灣地下音樂檔案》。

但是搞團的樂手並不喜歡被稱作「地下樂團」。「地下」在西方是具有反文化意義的字,拿到剛解嚴沒多久的台灣卻脫脈絡地被簡單理解為沒名氣、粗糙、業餘,甚至聯想到非法。此外,台灣社會對樂團也充滿敵意,除了媒體時常誇大戶外音樂祭現場發生雜交、販毒、嗑藥的新聞,樂團固定的表演場地-live house -因為在法令上妾身未明,屢屢遭到政府刁難。90年代期最早出現的live house-Scum,就因為多張巨額罰單,搬了三次家,最後於96年不堪虧損結束營業。進入2000年代,情況也未有改善。

差不多在這時候,關鍵字從「地下樂團」轉移到「獨立樂團」:只要是未與大唱片公司簽約,有較高自主性的樂團,就是「獨立樂團」。這種解釋對急於爭取認同與合法地位的音樂事業經者來說,相對方便許多,而且它的確有效。

2005年,地下社會、The Wall等台北著名live house因為營業登記項目不符的問題而被警方連續開單處罰,面臨無法生存的困境。立委林濁水2006年於《蘋果日報》的專欄為爭取獨立樂團的表演場所說項,文中將獨立樂團、live house涵括進「文化創意產業」,隨後林濁水又與立委林淑芬召開公聽會要求政府改善,文建會隨後同意發予各家live house「重要藝文展演空間證明書」作為護身符,未來再透過修法來解決營業項目登記的問題。

在此關鍵事件後,「獨立樂團」終於取得官方的認可,這也意味著整個台灣社會對樂團的敵意已經緩和,並且轉向正面。

新聞局於2007年起開辦「補助樂團錄製有聲出版品」案,遴選優秀樂團補助專輯製作經費;2009年開始補助樂團出國參加國際音樂活動;2010舉辦專為獨立樂團而設的「金音創作獎」。今年五都選舉,新北市市長候選人蔡英文宣佈將「提供獨立樂團更多表演空間」列為政見。2010年貢寮「海洋音樂祭」的競賽項目「海洋獨立音樂大賞」,報名件數達213件...。獨立樂團的唱片銷售數字雖然沒有顯著成長,有趣的是,由於主流唱片銷售量年年走下坡,對比之下,幾組一線獨立樂團的銷售成績居然不算太差。種種跡相看來,獨立樂團的情勢一片大好。

等等...,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若從字面上來看,接受了政府補助的「獨立樂團」還能稱作「獨立」麼?不提我們又要忘了,曾經,只要是搞樂團,風格是搖滾樂,唱的是創作歌曲,站上台刷下電吉他就具備了叛逆的態度。現在要叛逆,好像不那麼容易了?沒有人會想回到過去,只是回想起過去,不禁令人產生一點莫名的失落。

2010.11. 5

「聲音與時代」系列座談開放報名

[活動紀錄]


花了不少時間構思的「聲音與時代」系列座談己開放報名。

這個題目的發想是來自於「聲音」和「時代」是我與太座 Amy 都關心的議題,於是訂了這個看起來有點龐大的題目。

不過這座談找邀請的講者,絕對都是有資格談這個題目的。

像剛發表新書《時代的噪音》的鐵志,「聲音」、「時代」兩個字都出現在他寫過的書名,所以我們當然要邀請他。

柏偉是「黑手那卡西」的團長。從1996年成立,以音樂介入工運、社運,到現在以「文化協同創作」的方法協助弱勢者唱自己的歌,錄製專輯。我一直認為「黑手那卡西」是台灣最前進的樂團。

還有至今創作不綴的林強,在網路上、在電影配樂、在藝術作品中、在聲音藝術表演活動裡,他的創作與概念隨著時代而進步不止息。

TheCube場地不大,一場只能容納25人,歡迎關心「聲音與時代」這個議題的朋友參加座談。我們希望報名者都能主動參與提問,填報名表時,請針對講者和主題,預先提出至少一個問題。

--> 前往「聲音與時代」系列座談網頁。


(另外,弄好TheCube的臉書粉絲頁,歡迎加入)
(又,其實TheCube粉絲頁很早就申請了,一直提不起勁去補資料...怎麼說呢? 臉書的粉絲頁弄起來太簡單了,沒成就感)
(再又,座談會線上報名表是使用 Registrano.com, 這個線上報名表服務介面和功能設計得很好,給個讚)

訪談, 台灣音樂場景 | 由 jeph 發表於 18:36 | 引用 (0)
Click for 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 Fore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