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

曾和”傑克”: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gossip/post_95.php聊到詛咒,他提到一種很簡單的下咒方式:對著一杯水罵,把它當成你的仇人認真地罵,每天罵。連續如此作幾十天,越久越好,然後想辦法讓你打算加害的人喝下,這個人就會難過不舒服很久,好像生病似的。
但下咒的人要小心,你下的咒若被解了,詛咒會回到你自己身上。
今天在洗衣房翻報紙,瞧瞧最近台灣的政治讓我想到傑克的這番話。

再來聊聊傑克

上個月底去溫哥華,約傑克出來吃飯。找他並沒有要治病什麼的,純粹是好久不見,想聊聊天,同時我和太座一直對他曾提到的那家”份量大得嚇人”: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006614.html的義大利麵餐廳有興趣,想勞煩他帶路去品嚐一番。
今年傑克出了不少狀況,他患了嚴重的腎結石,痛苦不堪。有天實在受不了了,直接進急診室,並且立刻進手術房,倒霉的是那天麻醉師不在,手術又不能拖,於是主刀的醫師決定用一種很奇特的冷凍麻醉,實際上不算麻醉,只能減輕痛苦。傑克在痛得快死掉的狀況下被醫生剖開腎臟,掏出腎結石。
之後不久,醫生又診斷出他的膽固醇過高,他因此不得不改變大口吃肉的飲食習慣,改以素食為主,數月下來瘦了幾十磅。

繼續閱讀 再來聊聊傑克

傑克的近況

很久沒報告”傑克的故事”:http://blog.twblog.net/jeph/archives/cat_aboutjack.html了。上次拜訪過傑克之後,我參加了一次他開的小型見證會,與他通了幾次電話,可以感覺出他已從「只要信神就好,不一定要受洗」轉為全心投入基督的信仰之中。
傑克常用一句話來說明他為什麼要成為真正的教徒,大約是:「魔鬼說:『我認識耶穌,也認識保羅,但我不認識你。』」這句話應該是典出聖經,起初我聽不太懂,後來大概瞭解了。意思是,像他這樣的異能者,雖然力量得自於上帝,也強大到可以驅魔趕鬼,但難保哪一天不會走入魔道,魔鬼要入侵他的心智時,他是不會有感覺的。而之所以要入侵他,因為魔不知道傑克是什麼人,不知道他的力量從哪來的。一旦傑克成為信徒,就是宣佈他是神的僕人,魔鬼就會遠離他。
非教徒來看這句話可能會覺得莫名奇妙。不過,如果把它想成是一種隱喻就不難理解了。我想,這就很像「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絕對腐化」。抗拒腐化的唯一方法就是放棄權力。以基督教的角度來說,可能就是放棄自我,投入信仰,把權力交給神。某程度來說,這與禪的道理相通。
之前提到教會人士要為傑克成立基金會的事情,這件事拖了許久沒有明顯的進展。傑克一直是免費為人靈療,若沒有基金會作為後盾,他全家的生計就會陷入了困境。兩個月前,他因為經濟的問題,不得不暫停靈療,包了一項公寓的水管工程好維持生計。這樣的狀況也提醒了支持他的教會人士儘快搞定成立基金會的事情。上星期與傑克通了電話,基金會似乎比較有點眉目了。
另外,曾於台灣中國廣播公司任職的王凡先生為傑克的事蹟寫了篇報導,刊載在基督教雜誌”《宇宙光》”:http://www.cosmiccare.org/上,可能是三月號那期,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看看(題外話,我總以為宗教雜誌會把內容全文上網,看來是猜錯了,不太理瞭為什麼他們不這麼作)。據說刊出來後,宇宙光雜誌社的電子信箱被詢問的讀者塞爆,電話也讓工作人員接到手軟。台灣教會方面也將會為傑克安排一趟台灣之行,舉辦幾場宗教活動,時間可能會是在夏天。

傑克曾是軍火教父

昨晚到傑克家作客,他家在Coquitlam郊區,離溫哥華市區約四十分鐘車程,不太好找。我在高速公路下錯交流道,白花二十分鐘才開回正途。傑克家是兩層的house,佈置我想是典型的北美郊區藍領家庭,但就空間來說,以台灣的標準,已經夠豪華了,地方大就有這個好處。
大嫂招待我們吃中西混合的料理,一人一大塊烤豬排、洋芋泥澆肉汁、雞絨玉米湯,外加炒青江菜和台式香腸。席間聊了他最近的靈療經驗,他說最近治療大部份都是以心理輔導為主,很多病都是心理壓力造成的。
這次拜訪最精彩的事在後頭,因為要教他使用MT記網誌,他帶我們進他的書房,網誌貼文這回事,幾分鐘就教好了,傑克以前在大學跟我一樣,是學電子工程的,電腦的東西難不倒他。然後傑克轉頭指著書房的一個大保險櫃說:「要不要看看我蒐蔵的槍?」
槍?
他打開保險櫃,乖乖,四支長槍在裡頭,來福槍、霰彈槍等等,旁邊還有一把”Colt MK IV手槍”:http://www.airsoft-discount.com/airsoft/airsoft/45.htm(看起來很親切,因為我以前有一支一模一樣的玩具槍)。原來傑克以前是射擊高手,或許與他在警界任職的經歷有關,還曾參加射擊比賽,拿過全加拿大第十八名,閒來也會帶老婆小孩去打打飛盤或狩獵。只要有執照,在加拿大買槍不難,一把霰彈槍也不過一套電腦的價錢。
他又帶我們後頭的小倉庫參觀。約五坪的倉庫以前掛滿了槍枝,但都賣掉了。倉庫裡的一個鐵櫃也很精彩,滿滿一大堆彈殼、彈頭、火藥,其中十幾顆彈頭尖是銀的,他說銀彈頭打得遠,火力強,可以把一隻鹿打成兩半。這些傢伙是他以前自製子彈的材料,因為一顆子彈市售價格要五塊加幣,自己做的話,價錢不到一半,反正材料工具都買得到。
現在傑克已經不玩槍了,這些玩意兒就丟在倉庫裡,簡直是個小兵工廠,看得我們兩個台灣來的土包子心驚膽跳。
離開前我問了大嫂芋泥的作法:洋芋煮熟,搗爛,拌進牛油和酸奶油即可;肉汁也簡單,雞湯、蘑菇、奶油再加超級市場買的現成gravy粉,煮在一起就好了。

關於「希望之光」

紀錄了幾個月”《傑克的故事》”:http://blog.twblog.net/jeph/archives/cat_aboutjack.html,傑克本人也來到這個網誌與網友直接溝通後,我發現有個小問題。畢竟傑克這一系列故事的宗教性質放在我這個東拉西扯無所不談的個人網誌稍顯得有點突兀。於是決定幫傑克設立了”「希望之光」(Beacon Ministry)”:http://beacon.bluecircus.net/這個網誌,名字是傑克想的。
現在”希望之光”:http://beacon.bluecircus.net/已經大致有了一點雛形,還需要一點細部調校,之前的幾個有關的紀錄都搬過去了。未來我除了會繼續紀錄傑克的故事之外,傑克本人也會在”希望之光”:http://beacon.bluecircus.net/貼出他的靈療心得,並在那裡和網友溝通。當然,傑克是用英文寫作,我會幫忙把他的筆記譯成中文。
若可能的話,”希望之光”:http://beacon.bluecircus.net/應該會慢慢成為傑克的個人網誌,我會專程去傑克家裡教他用blog...:),歡迎大家到「希望之光」留話給傑克。

傑克受洗(updated)

先前提過,教會接受傑克之後,事情就很順利了。今天是傑克受洗日,湊巧也是傑克的生日,我們受傑克的邀請參加他的受洗儀式。
雖然我小時候領過天主教的洗禮,婚禮也在教堂舉行,不過沒有認真上教堂,基本上,不敢以天主教徒自居。印象裡,天主教的施洗儀式很隆重,但「洗」這個動作卻很簡單,好像是用「聖水」朝受洗者頭上灑兩滴就算完成。聽說比較傳統的基督教施洗儀式是整個人浸到水裡。不由得讓人聯想到電視影集《六呎之下》(Six Feet Under)裡的一個場面:棺木入土後,親人本來是要一人抓一把土灑向棺木,但葬儀社發明一種改良式的方法:土放在一個巨大胡椒罐似的東西裡,親人輪流拿這罐子住棺木上灑兩下,這樣可以不弄髒手。我猜天主教的方便法門大概是同樣道理。

繼續閱讀 傑克受洗(updated)

幾點補充

昨天傑克連到這個網誌讀到他的故事和大家的回應。這是我的疏忽,我一直以為他不會讀中文,所以從來沒給他網誌網址。原來他可以閱讀七八成的中文了,真是抱歉...^^”。他讀過之後非常高興,也很感謝大家給他的意見,另外提出幾個要修正的地方,小錯誤的地方,我就直接在文中修改了。
傑克提到,目前他在列治文市為人治療的場所在#1120-4871 Shell Rd, Richmond,不過這裡只是暫時的場地,將來會到別的地方。關於「見證牧師」一文,他說Joe Poppell 那天治好的兩位重聽人士,過了幾天聽力又退化回原來的狀況。其中一位是佛教徒,當天只是抱持好玩的心理而接受治療;另一位雖然信基督,但聽力也退化回原狀,原因不確定,或許也跟信心有關。
而這次與教會起衝突,後又冰釋的事件,他相信是上帝給他的試鍊,現在他確定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也更有信心了。

傑克的疑惑與解決

前天傑克打電話來,說他的治療地點已經改到溫哥華的南邊衛星城市列治文(Richmond),這個場地是另一位熱心人士出借。他同時也託我一件事情,想藉由網路來瞭解大家對他所做之決定的看法。我想,自從幾天前傑克和教會起衝突而分道揚鏢之後,他心裡產生了相當大的困惑:他這樣做是對的嗎?同樣是以上帝為本,難道就非得受教會限制嗎?
我才剛打完上面那段,傑克又來電話,說事情有重大的變化。有位從中國來的牧師,姓名不是很清楚,傑克只知道他人稱梁博士,也是有特殊能力的見證牧師,對中國的基督教有某程度的影響力,他站出來為傑克說話,宣佈說:若有人要說傑克的能力來自魔鬼,他就要出面為傑克辯護。這位梁博士還說,如果沒人敢為傑克施洗,就由他來施洗,而且會傳授他一些...什麼「屬靈」的能力(我不懂什麼是「屬靈」),將來傑克的能力會更強。也就是說,事情走回原軌:傑克將成為正式的見證牧師,但不受任何教會管制,基金會籌備的工作將繼續進行,他可在教會體制外為任何宗教的信徒或無神論者治療。

繼續閱讀 傑克的疑惑與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