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萬國廣場

上週六晚上,溫哥華的”萬國廣場(Plaza of Nations)”:http://www.plazaofnations.com/辦完最後一場瑞舞”Grand Finale”:http://www.fnk.ca/board/showthread.php?t=45601之後,就將轉為”擺了六百台吃角子老虎的賭場”:http://www.city.vancouver.bc.ca/ctyclerk/ADS/ADplazaofnations.htm,這個溫哥華人心目中最佳的瑞舞場地永遠走入歷史。
萬國廣場是由印尼華商”黃鴻年”:http://www.dynamotive.com/chinese/Newsreleases/000229Co-Chair.htm所投資,為”1986年溫哥華世界博覽會”:http://www.nationmaster.com/encyclopedia/1986-World-Exposition而建。後來成為演唱會、宗教集會、商展、文化節等大型活動場地。從九○年代末開始有瑞舞活動,它的主建築中有一個主廳、一個小廳和一個有舒適座椅的劇場,辦起瑞舞可以同時有三個舞台放三種不同風格的音樂(通常是主廳-trance、小廳-breaks/drum & bass、劇場廳-house)總共可容近五千人。一年大約有五場瑞舞在這裡舉行,在溫哥華瑞舞客的心目中-就如”工頭”:http://blog.twblog.net/worker/形容的-像是一座道場,精神聖地。
當溫哥華政府通過萬國廣場轉賭場的消息傳開後,溫哥華兩大瑞舞製作團隊”Twisted”:http://www.twisted.ca和”Solid Production”:http://www.solid-corporation.com,臨時決定合作為萬國廣辦一場告別舞會。這是溫哥華人最可愛的地方,同一個領域的人時常樂意相互支援合作舉辦活動。


gf1.gif想當然爾,這場舞會的門票很快就賣光了。為了避開排隊人潮,我們十二點才出門。到了現場,乖乖,竟然還有近一千人在排隊。其中大約有一兩百人試圖等待買票進場,雖然主辦者早就宣佈門票已經售罄。
這個隊似乎永遠排不完,大約每十鐘前進一公尺。排在我們前頭的是一群穿跨褲的韓國男孩,香煙一根接一根,有個傢伙還不停地一路吐痰,吐了大概有一公升。後頭一群穿細肩帶、小可愛,矮不隆咚的越南女孩們嘰嘰喳喳地聊天,講說有人持偽造票入場,門票可能超賣,若是超過規定的安全人數,我們這些排在尾巴的搞不好進不了場等等。而那群手上還沒票的人不時地大聲喧嘩吼叫,弄得我們心浮氣燥,幾乎要轉頭回家睡覺去了。
挨到半夜一點多,DJ名單上掛二牌的”Dumonde”:http://www.dumonde.de都登台了,隊伍行進速度才有點進展。最後終於輪到我們到進入口撕票搜身,前面一群越南人大概是拿偽票,被票口趕到一邊。我們總共排了一個半小時,有史以來排過最恐怖的隊。
以往由Twisted辦的舞會,音響向來都很爛,這場和Solid Production合作的活動音響總算有點改進,貝斯的低音轟得入口大門都在震動,到了場內,高音部的旋律也沒被低音壓掉,主辦者算是有誠意。
這時候在主舞台的德國DJ “Dumonde”:http://www.dumonde.de放的是貝斯急促得像打仗似的trance。到了三點是英國DJ,Hard House天王”BK”:http://www.residentadvisor.com.au/dj_profiles.asp?ID=123登場,也是像打仗,都我們喜歡的那種。五點以後是Twisted的頭頭,本地DJ Azim(可能是印度裔)與Tazix(華裔)作back to back(輪番上陣),放甜得要死的morning trance。這種音樂我們已經不太能聽了,要是整場都是這種音樂我們會受不了。就像是我們在早上一時興起在現場買來喝的提神飲料Red Bull,提振精神是有點作用,但甜得實在難以入口。
天亮時,人潮離去一半,我們決定待到活動結束再離開。看著這個場地,想到我們第一次來這裡是2000年底的Slinky世界巡迴舞會,過去四年的日子裡,在這個龐大的場地渡過令人迷醉的美好夜晚。今後萬國廣場不再有瑞舞了,而我們的人生也將有變動。這場Grand Finale可能是我們在溫哥華的最後一場瑞舞。
八點,Tazix以一首”<Beautiful Things>”:http://www.onlylyrics.com/read.php/id/1404作為萬國廣場的終曲。刺眼的陽光透過主廳的玻璃牆照射進來,現場大約還有數百名捨不得離開的舞客,滿地都塑膠水瓶。如同以往,迷炫美好的夜晚又像是一場夢過去了。
再見,萬國廣場。再見,溫哥華的瑞舞場景。
gf1.gif

“再見,萬國廣場” 有 16 則迴響

  1. {八點,Tazix以一首<Beautiful Things>作為萬國廣場的終曲。刺眼的陽光透過主廳的玻璃牆照射進來,現場大約還有數百名捨不得離開的舞客,滿地都塑膠水瓶。如同以往,迷炫美好的夜晚又像是一場夢過去了。
    再見,萬國廣場。再見,溫哥華的瑞舞場景。}
    阿阿阿真是讓人想哭阿!
    我此生再也無緣見到萬國日出的情景了…………….*淚*

  2. 昨天接到指示,囑我不可擅離工作崗位,而且說我心神不定,
    還得繼續修心。這樣的心情,看到此文那是更有感觸了。
    我想這整晚應該都是那種「我記得自己曾經快樂過」的雰圍吧,
    嗚呼。

  3. 那幕「刺眼的陽光透過主廳的玻璃牆照射進來,現場大約還有數百名捨不得離開的舞客」真是華麗又淒涼。
    然後工頭還被說修心修得不夠,更淒涼了。。。。。

  4. cat:
    台灣還有瑞舞嗎? 應該不多了, 只剩少數幾家音樂還有點格的club.
    工頭,凱洛,凱爾:
    老實說,也沒那麼淒涼啦, 因為每一次離開都有此感概. 只是,呃, 這回是最後一次感概.

  5. 今早上班又來這裡逛逛。
    讀到「過去四年的日子裡,在這個龐大的場地
    渡過令人迷醉的美好夜晚。」不自覺鼻酸了起來。
    也想寫寫我心中的萬國廣場啊,如果得空。

  6. 台灣沒有瑞舞了
    說到瑞舞
    那天從MOS聽到tiesto
    回家後想寫一篇來談一下台灣(我畢業後)這一年半來的變化
    然後
    忙著忙著
    就忘了 = =
    不過想也知道我會寫什麼
    就心神領會好了 哈哈

  7. 說到這
    雖然沒rave了,但大型舞廳卻興盛起來,最近這場不錯
    2004.05.07*Friday
    Pete Tong + Dave Seaman + Phil K @ LUXY
    一個狂歡夜晚、兩個頂尖廠牌、三個國際DJ
    LUXY為台北帶來接軌世界的派對體驗
    …..

  8. 我也來說一句。露露和Jeph可能聽過我家凱洛對MOS的惡評,
    不過上上週末第二次去,感覺其實有找一些回來,
    如果不是我那天真的很累很累的話,MOS還是可以去去的。

  9. 5/7那個是在luxy啊,七百元可以聽到三個很讚的dj,超划算。
    當然,我個人是比較喜歡mos那個場地,廁所夠多又比較乾淨,在某些位子聽,音響調校還不錯,舞池地板是木頭的,跳起來很爽。但mos的階級感也比較重就是了,唉,到哪都要有錢是真的。。

  10. 一直想講,那就約一下吧,
    我對於上次在Jeph車上聽到的Pete Tong,印象不錯咧。
    只是我明後天去爬完雪山,週五會是什麼樣的八字腿,
    實在不敢想像啊~~~

  11. 我們反正就十一點以前進場啊(雖然有朋友說要湊包廂,但我覺得一定七零八落),跳一跳應該找得到人吧:p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