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落難記

“Judge Jules”:http://www.judgejules.net/是英國”BBC Radio 1″:http://www.bbc.co.uk/radio1/的DJ,專放灑狗血的電音舞曲,想去他的場子很久了,但他唯一次來溫哥華演出的時候,我們人在台灣。他也曾去過台灣作過場子,不過請他的舞廳在南部,而且主辦人不知道在想什麼,時間居然挑在大年初二,聽說當天現場冷清到不行,我想應該是這位大牌DJ作過最難堪的演出。上星期查活動,不小心看到Judge Jules要在西雅圖表演。呃,西雅圖離溫哥華說遠不遠,說近也有二百多公里,痛苦掙扎了半天,還是決定上網買票,衝了。不過心裡一直有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為了去跳Judge Jules的場子,我們受盡各種磨難。
首先是我們的車子,”上次挨撞”:http://blog.twblog.net/jeph/archives/000585.html進廠修好開回來後,引擎一直有奇怪的聲音,好像在開一台破老爺車,第一次回廠,老師傅看不出什麼名堂,只給動力方向盤上上油就把我打發走了。情形還是沒改善多少,三天前再次進廠,年輕的師傅比較眼尖,原來是有一根引擎支架整個斷開來,造成引擎移位!這種狀況非修不可。本田的車子還真爛啊,我們的車是後頭挨撞,長在前頭的引擎支架居然會斷掉。跟車廠嚕了一早上,他們才不甘願地同意幫我們向省營車險公司ICBC再爭取一筆修理賠償,然後借我們一輛類似福特嘉年華的車暫時代步。問題來了,這輛車看起來年紀不小,有辦法開到西雅圖嗎?車廠的人說不保證,後果自行負責。


理論上,我們應該是有權向ICBC爭取比較好的代用車,但是不想再花精神吵架,我們決定自己花錢租一台車跑西雅圖,24小時之內當天來回只收一天租車費,大約三十多塊加幣,連附加保險連汽油,總共八十塊。好吧,坐灰狗巴士到西雅圖,兩個人也要一百二十塊,租車比較划算,只是要開比較累就是了。
週五中午租了車上路,一路交通順暢,到了邊界的美國海關,很意外沒有大排長龍,我們很高興地開進海關,海關人員也沒多問什麼,連行李廂都沒要求我打開,直接叫我們停車去買「門票」(不知道為什麼美國海關要收這個費用,明明早就有簽證了,但是開車進美國,他們就要再收一人六塊美金,拿一張有效期限只有半年的證明),太好了,這麼順利的話,我們還有充裕的時間可以西雅圖逛逛,順便去華盛頓大學的”亨利藝廊”:http://www.henryart.org/看看展覽。
進了海關辦公室,交上護照時才猛然想起,我的美國簽證在舊護照裡,我忘了帶!!完了...。
本來以為折回家再拿就好了,沒這麼簡單。美國海關發現我沒有簽證,把我的護照收去不知道查什麼,花了半個多小時。在我想像中,他們大概連進了FBI的資料庫,翻出我祖宗八代,調查我這個人是不是恐怖份子什麼的。後來海關人員把我叫進辦公室,又是照相又是壓指紋的,哇咧,我的指紋居然就這麼留在美國了。折騰了一小時,美國才放我們回加拿大,真是受盡屈辱。 T_T
回家找到舊護照再度上路時,已經晚上五點多了。走上一樣的路到邊界,開進海關,這回是一個黑人和一個白人同時來詢問,住哪?去哪?作啥?待多久?我們對答如流。然後他們要求看行李。哪有什麼行李,就幾份地圖和一包車上磨牙的零食。
「你們的衣服呢?」黑人問。
衣服?
「對,你的衣服。」
什麼衣服?
「就是衣服!」
您的問題是指什麼?我不太懂...
「聽懂我的話是你的責任,你要是答不出來,我們就要把你趕回加拿大。」
我急了,衣服?衣服不就穿在我身上嗎?(X!要不然你當我穿的是國王的新衣啊!?)
「你的行李裡沒有換洗衣物,難道你們在美國玩不換衣服嗎?」
哦哦,是這樣的,我們打算一天來回,不在美國過夜。(老子換不換衣服干你屁事!?)
接著又問了幾個不懷好意的問題才讓我們進辦公室買「門票」。櫃台是一個老海關人員,我很得意地遞上新舊兩本護照,交待說美國簽證在舊護照裡。海關人員看了看,從舊護照中翻出一張紙頭,那是上次進美國的「門票」,早已過期。
「先生,你唸唸看這張紙上的日期。」
呃,2002年2月。
「今天是幾月幾號?」
2003年12月5日...(我又作錯了什麼嗎?)
「那為什麼這張紙還在這裡?」
啊?
「背後有說明,你一回加拿大,就應該把這張紙交回給加拿大海關。如果你過期沒交回,我們就會把你當成非法入境,立刻驅離。背後的說明都寫得很清楚。」
這...可是我沒看到那個說明...*汗* (我連你們美國開這種證明是作啥的都不知道)
「讀清楚說明文字是你的責任。」
*講不出話來*
「不過我只是提醒你以後要注意,以後不要再犯了哦。請給我十二塊美金,我開給你們兩張新的。」
哦,是是,小的必定銘記在心,日誦數遍,斷不敢忘。(你耍我?)
電腦在處理的時候,他又隨口問了幾個問題。
「你們到西雅圖要去哪裡?」
我懶得解釋太多,只說想去華盛頓大學的亨利藝廊看看。
「華盛頓大學在幾號出口下?亨利藝廊在哪條路?」他突然很感興趣地問起來。
我神經又開始緊繃,呃...哪一號出口忘了,反正路上有指示,亨利藝廊大概在大學路上。(又想找理由把我們趕回去嗎?)
「華盛頓大學是在169號出口,亨利藝廊是在15街和41街交接處。」他嚴厲地說:「你到藝廊要看什麼?」
...它現在正在展一位韓國女藝術家的作品。
「嗯,很好。」他把護照和證明還給我們,接著說:「其實我之前在華盛頓大學服務了十多年,所以對那裡很清楚(XD)。」
哦,原來如此,呵呵...(我怕你,行吧?)
終於,我們狼狽不堪地走上美國五號公路。
開了兩個小時,到華盛頓大學時已經八點,亨利藝廊早就關了,而舞廳十點才開門,所以我們找了家咖啡館稍作休息。西雅圖隨便哪家咖啡館的咖啡都煮得不錯,又濃又厚,奶泡打得紮實,不像其他地方賣的美式咖啡,淡得像馬尿。我找了兩份西雅圖的免費週報”Seattle Weekly”:http://www.seattleweekly.com/和”The Stranger”:http://www.thestranger.com/current/來讀。西雅圖的獨立音樂場景很強,整份刊物充斥著各種音樂表演和獨立樂團的介紹,還不錯看。慢慢拗到快十點,我們上路往市區前進,十多分鐘就到了。
Judge Jules的表演場地在西雅圖市中心的”Showbox”:http://www.showboxonline.com/,一家老牌的演唱會場兼舞場。明明已經十點多了,卻還沒開門放人進場,等待進場的人龍排了十多公尺長,偏偏這時候又下起大雨。淋了十多分鐘的雨,冷得半死,工作人員才出來大喊:「手上有票的排這邊,線上訂票和沒票的排那邊!」頓時秩序大亂,人們一湧而上,排隊是排假的,淋雨也是淋假的。
呼,總算進場了。Judge Jules”沒讓我們失望”:http://goya.bluecircus.net/archives/001187.html,玩得盡性而歸。我發現他作現場有個特色,當台下舞客高聲歡呼時,他會故意像害羞的小男孩一樣,裝出:「什麼?你們是對我歡呼嗎?真不好意思」的表情,娛樂性十足。
開車回家時,我買了一罐”Red Bull”:http://www.redbull.com/在車上喝,這是種著名的提神飲料,不知道為什麼西方人老愛強調說它有什麼秘密配方,講得好像Red Bull是種半非法的興奮劑似的,加拿大還曾以成份可疑為由限制進口,其實這玩意兒的效果還不如台灣的「愛肝」。
回家經過加拿大海關,加拿大人親切多了。我提醒海關把我們那張進美國的「門票」收走。
「這個東西對我們不是很重要,你自己處理就好了。不過它上面的有效期限還有半年,我收走之後,你下次進美國要再重辦,」海關人員說。
算了,就收去吧,反正美國已經和我結下樑子。除了情非得已,以後我才不要進美國哩。

“美國落難記” 有 16 則迴響

  1. 喔,進美國海關是很煩的。尤其是當你文件不齊全的時候,他都把你當成犯人看待…..@_@上次我進LA海關就差一點進不去,煩死。我的文件都對,只是他們的工作人員耍寶,把我們帶到錯的地方去檢查,靠,多花三十分鐘。不過現在新的規定的確要留指紋,沒辦法,誰叫他們跟回教結下這麼大的樑子。

  2. 對了,你的是Honda什麼車?不會是Accord吧。
    我現在開的就是好一點的Accord……Acura,好像也不是很勇的樣子。

  3. 一大早看到這篇文章真不知該說什麼。
    不過心情變好了。想到有人比我還慘。
    我只不過是,難得一個週末想出去鬼混(實在太久沒混了),
    可是剛剛帶完一夜一天阿里山夜未眠回來,儘管意志清醒,
    終究不敵睡魔,就這樣全副武裝睡著了,又失去一個週末。
    這,這真是上帝的懲罰啊~~~

  4. 官僚的作業就是這樣,聽起來很煩,不過卻是小官員與小老百姓之間明哲保身的不二法門。因為一切按規定來,有問題,制度就要扛起責任,對雙方較有保障。反過來說,如果這些小官員刻意刁難,你也可以有清楚的證據去申訴,理虧的人只能自認倒楣。
    比起來,台灣到處可見「共犯生命共同體」,明明法律禁止違建,執法者總是睜一隻眼避一隻眼,反而遵守規定的人變傻瓜。真要出事了,就是大家互踢皮球,然後慢慢地不了了之。當不守法已是司空見慣之事,老百姓拿什麼來約束不守法的執法者呢?

  5. cat:
    是的,我們的車的確是accord,本田還挺省油的,也很少出狀況,只是這次一撞,最大的毛病就出來了,唉.
    工頭:
    真是辛苦啦.
    tm:
    沒錯,雖然偶爾碰到官僚很討厭,但我們在這裡的確享受到了他們法治的好處.

  6. It’s called “power tripping” Most of those border guards have 6 months of training after high school. Canadian border guards are more friendlier in comparison.
    A lot of Vancouverites used to have this habbit of shopping across the border. One of my friends once went shopping for his mom. The US border guard stripped his car inside out suspecting that he was transporting illegal substance. Why they made that decision? My friend was an East-Indian driving a Range Rover.

  7. Daryl: 昨晚和凱洛、凱爾約好去大國民,
    結果……沒開啊!凱洛在門口蹲了半小時,
    臉都拉下來了(因為我和凱爾都遲到^^;)
    抱怨一下。

  8. 嗯 以前去美國祇是要排久一點而已 沒想到現在變的這麼繁複 還這麼不友善 可惡! 不過自從恐怖事件後 他們好像寧願沒人去他們國家似的 我對於美國的印象也不大好 有一次去西雅圖 也是莫名的被搜車 當然啥也沒有 真是氣個半死
    日本車型好可是真的不堪撞 我之前的Accura還有Prelude都出過車禍 不只車傷了我也一堆內傷

  9. Judge Jules 西雅圖作場

    看來像二十歲的小伙子, Judge Jules已經三十八歲了.在台上還一付死小孩樣拼命做鬼臉和搞笑.

  10. 很抱歉
    我不到六點就到了
    在大國民鐵門前面的淒風苦雨中
    整整呆了一小時

  11. 原來是工頭也遲到,
    難怪林凱洛火那麼大。
    對不起嘛!
    誰叫午覺那麼香甜,
    我包著棉被側躺在客廳椅子上,
    一邊看著聖女魔咒第三季一邊就香甜地睡著了。
    後來又下雨、又找不到路、又碰到連宋競選總部成立大塞車,
    索性不顧一切地遲到了。

  12. 算是有點遲了,不過從年度倒霉裏又回來看這落難記,再加上美國最近宣布的新入境法(指紋照片建檔入境,再終極一點就像全民公敵的作法了),忍不住再來吐一下~
    我和老公也是誓言非不得已不再到美國開會的,十月從德國往返美國,從德國機場開始就被美國派來的人連搜身三次,check in到boarding長長一小時不完;從LA回德國更扯,用外包的保全人員把我們的行李拿走,在我們看不到行李的情況下開箱一樣樣拿出來看(根本是土匪的行徑,他偷拿了什麼我都不知道),最後封箱不讓我們碰,連鎖上行李的動作,都要去拜託他們幫我們執行,回到家發現行李箱中有一張紙條,寫著你的行李已被抽中檢查,而且他們不負責其中的遺失和損毀,請我們諒解,是為我們的安全著想!真是機車到最高點!

  13. 奇怪這些人都很混也很沒同情心是想如果911是你的家人作何感想呢???更奇怪的是我都遇到很好的美國人耶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