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 8日

野百合的回憶

[聊是非]
最近"「野百合學運」":http://lib.tngs.tn.edu.tw/fish/camp/class/89/890115/890115-01s/74.htm又被抬出來當成一種精神象徵來談,媒體和網路爭相討論著這幾天在中正紀念堂的「重現野百合」與當年的異同。我的感覺,這很像在"爭論1994與1999年重辦的Woodstock 搖滾音樂祭與1969年的Woodstock有什麼差別":http://www.tmfhk.com/features/woodstock.htm,或是瑞舞客參加舞會與嬉皮參加音樂祭有什麼不一樣。 我不想用欠打的「五年級」口氣拿現在和當年比較,目前台灣的情勢我也看不懂。無論如何,對我自己的成長經驗而言,野百合學運比較像一場世代集體啟蒙而不似政治活動。 當年我參與了這場學運,其實本來只是要去廣場上探望社團同學,不料一坐下就待了三天。我喜歡那樣大型聚集的感受,看著台上學生、教授連番上陣大聲發表平常很少在公開場合聽到的意見,一同喊口號,一同唱歌。餓了渴了,就有人來發飲料食物,晚上有人來發睡袋。廣場中隨時傳發現場影印的傳單快報。 很久以後,我在譯"《迷幻異域》":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27047時才找到一個好詞來形容那樣的感受:那是一個「臨時自治區」。
『無政府主義哲學家哈基姆.貝(Hakim Bey)將這種狀態形容為「臨時的自治區」。以他的說法:「它成功襲擊了大眾共識的現實,奔向更熱烈、更豐富的生活。」在現實再度介入之前的那段短暫時光,幻想變成真實,人人可自由表現自己。「承認吧,」他說,「我們曾參加過類似的派對,在短暫的一晚裡,我們臻至一個所有欲望都得到滿足的國度。難道我們不該坦承,對我們來說,比起--好比說--美國政府,那晚的政治是更真實、更有力的?」』 --《迷幻異域》
活動結束後,我和同學幫忙整理環境後才回到學校宿舍。但事情還沒結束。我看到報紙和電視新聞裡,專家與評論者以各種尖酸惡毒的言論嘲笑這場學運,不時還要面對某些「冷靜」、「理性」的同學、老師的指責。某程度上,我發現我成了異類。但同時也發現,我喜歡成為異類,雖然只是個沒什麼威脅性的異類。 後來回台中老家,與家人共進晚餐,大姐看著電視新聞,批評學運的無知,隨口問了句:「你沒有去吧?」 我不知道那根筋不對,一股衝動上來,直接回答「有」。頓時場面變得十分詭譎。 老爸罵了句:「當年大陸就是這麼丟的。」我猜,要不是他老了,而我也大了,老爸一定會去拿橡皮管對我抽過來。 我忘記當時回答了什麼,大約是從學長和學運現場上聽來的學生運動理論。講沒幾句就乖乖閉嘴。我想,這對老爸太殘酷了,他一直是忠心的老國民黨黨員,我又是他最疼的小孩。 後來我們合力忘了這回事。 以上是小小的個人回憶,百味雜陳,美好居多。 *註1: 感謝"Roxytom":http://roxytom.bluecircus.net/提供歷史照片, "原出處在此":http://gpaper.gigigaga.com/ep_news.asp?n=3289&p=roxytom. *註2: 照片中的人幾乎都載眼鏡, 果然是學運.


青春, 回憶 | 由 jeph 發表於 2004.04. 8 03:10 PM| 引用(4)

引用
tm's house pad ∣奶爸在家無聊筆記 於 <直接民主才是野百合學運的核心價值> 引用本文
文摘: 凡是記得那段過程而對那場運動的始末有所思考者, 都知道在那場運動最後, 根本就沒有什麼「學運領袖」, 因為沒有人能在不知從何而來的許多學生散去後, 還敢厚顏的自稱他/她能代表...
引用時間: 2004.04. 9
KarlMarxian Carnival 於 <凌晨時分,幫派淨空廣場> 引用本文
文摘: 是的,就在今天凌晨,中正紀念堂大中至正門下的靜坐區,再度在黨棍與幫派的合作下得到「完好」的控制。學生被強迫進入帳棚躺下、坐下、不准交談,或者完全退出隔離線外。晚上學生...
引用時間: 2004.04. 9
goya 於 <啟蒙之路> 引用本文
文摘: 中正紀念堂的廣場學生靜坐事件,時時牽動著五年級(或說「野百合世代」)許多人的情緒和關注,這幾天看了大家的談論,感覺這種已內化在血液裡的情感,多年來如何形塑和投射了一個世...
引用時間: 2004.04.10
[ Blog Worker ] 工頭堅部落 於 <[近日閱聽]穿梭在米蘭昆與另一個不曾存在的自我之間> 引用本文
文摘: 米蘭昆,在這一層意義上,是我認為的一個,如果我沒有「誤入歧途」的話,可能會成為、或在心目中希望成為的一個人生典型,a better man。當然個人資質不同,我可能無法像米蘭昆在...
引用時間: 2005.01.23

迴響

很難得的 當年的這些事我已經不復記憶
只記得訴求之一是要求召開"國是會議"
後來真的開了
也真的似乎是白開一場

人群越是眾多 我越是感到疏離
於是待了一個下午我就閃人了
也難怪沒啥回憶:p
只留下一堆"不知道在拍什麼"的照片

Posted by: ROXYTOM 發表於 2004.04. 8 07:57 PM

ㄟ,我只記得Birdy講了一段我永遠記得的話。"去中正廟幹嘛?打牌啊,我的牌喀都去了,我就去了".....XD

好吧,這算是一種複合式的學生運動,熱情之下包含的還是有各種窮極無聊大學生會做的,像是趴美眉之類的。

我記得那一次的訴求還有老國代下台,萬年國會改選什麼的。我年紀(那時)小,要考大學,很多事情不知道。

Posted by: cat 發表於 2004.04. 9 12:12 AM

有意思。這種第一手回憶比起
那些高來高去的言論有血有肉多了。

Posted by: 工頭 發表於 2004.04. 9 09:14 AM

FYI:
張釗維也寫了一篇1971年的410示威

Posted by: ROXYTOM 發表於 2004.04. 9 12:08 PM

那時候的大學生都流行戴大框眼鏡的嗎~@@

Posted by: Ian 發表於 2004.04. 9 12:59 PM

當年高雄文化中心還有一場小小的學生聚集活動唱和台北的野百合學運,我那時才大一,就在那裡邊吃雞腿便當邊按計時鈴。高雄的大學生輪番在小小的台子上發表演講,但我已經記不得他們講些什麼。反正那時我才大一,也不會想上去講話。

我找了一天到台北看看,因為沒有高醫學生聚集的地方,覺得沒伴無聊,就去找朋友玩,穿著雨衣拿著學生證在分隔線出出入入,然後就坐車回高雄了。

Posted by: ROACH 發表於 2004.04. 9 01:52 PM

我喜歡這篇。

Posted by: 凱洛 發表於 2004.04. 9 07:14 PM

懷念那個時代的眼鏡 氛圍 單純
一切的一切 ........
還有髮型 ;p

Posted by: ste;;a 發表於 2004.04.10 11:42 PM

(亂入)原來迷幻異域是你譯的啊.....

Posted by: miao 發表於 2004.04.13 06:43 AM

令尊那句「當年大陸就是這麼丟的」,實在太經典了。

不過,這種「扯執政者後腿,就是幫中共的忙」的舊邏輯,一點也不陳腐,反倒充斥在今天的政壇。

是啊,我也看不懂目前台灣的情勢。

Posted by: lyreley 發表於 2004.07.12 01:47 PM